原标题:被Pokemon Go游戏刷屏后,也许我们离和皮卡丘一起生活不远了

继AR Cloud风潮刮起之后,各大公司正在为该技术领域的发展布局,发掘新一轮的机会……

继AR Cloud风潮刮起之后,各大公司正在为该技术领域的发展布局,发掘新一轮的机会……

为何AR Cloud如此吸引眼球?AR Cloud对于AR/MR技术发展、交互变革有着哪些意义?现下的创业公司又能如何切入?

在这里,我们将从AR Cloud的产生原因入手,探讨其定义和应用场景,并结合当今国内外大厂、创业公司在该技术领域的发展布局,发掘创业公司的机会。

自2014年起,AR行业经历了Pokemon Go时期的热潮,也经历了2016年的泡沫破碎。而在2017年,随着苹果ARkit和谷歌ARCore的推出,以及各大旗舰手机纷纷搭载前置深度摄像头,移动AR迎来了“风口”。

独立开发者和大厂纷纷入局,以游戏、贴纸等泛娱乐为主的AR 功能和应用层出不穷,如Facebook、Snapchat的AR camera,抖音的AR贴纸和特效、腾讯的AR+LBS游戏“一起来捉妖”等。

当下苹果只有iPhone6S以上机型支持ARkit, Android则只有13款机型支持ARcore,因而触达人群面积有限,短期难以培养用户习惯。

当前C端应用集中在特效相机、游戏、社交、教育等,AR主要用于视觉效果呈现,不具备社交性、交互性,因而缺乏使用粘性。

当前的AR应用大都实现的是贴纸效果,即虚拟物体在真实环境的简单叠加,无法实现虚实融合;且交互单一,无法远程多人实时互动等复杂交互。

玩Pokemon Go,我们只能看到皮卡丘简单叠加在真实环境中,每次都随机落在奇奇怪怪的位置上。但是如果透过手机,你可以看到皮卡丘在真实世界的草木花丛中穿梭跳跃,仿若真实存在的生物在自然环境中生活,你甚至可以和其他人同时在同一空间和皮卡丘互动,Switch游戏Pokemon Let’s Go(精灵宝可梦 Let’s Go)也许真能走入AR。

然而,现有的ARKit和ARCore只提供了基础的平面识别、虚拟物体叠加能力,缺乏对物理空间环境的感知,也很难确定用户和环境之间的关系、实现人人AR互联,离我们预期的虚实融合仍有差距。

简单来说,AR Cloud可以被看成是连接虚拟世界和物理世界的空间浏览器。

将物理世界数字化后,用户通过AR设备在物理世界中进行理解和交互行为,从而解放人类双手,增强人的感知能力。如多人在物理世界中跨地域沟通协作、物体辅助信息展示、空间导航等。

基于以上特点,AR Cloud推动了人看待世界的方式,从以建筑、交通为中心转变为以人为中心的世界。

当人在使用具有AR Cloud能力的设备时,看到信息增强中的物理世界,获取信息的方式将更加高效自然,同时令用户再一次解放双手。

当世界变成人人可共享、编辑的空间浏览器,我们眼中的物理世界也将更加丰富:

我们路过的每条街道将充满虚拟路标指示信息;逛商场时可以有商场店面上的虚拟打折商品、快速的虚拟试衣体验;就连我们的每一次面基都能看到更丰富的用户信息,而不仅仅停留在TA是谁,还有加个微信的分离状态。

在AR应用普及道路上,AR Cloud是不可逾越关卡,而同时这也是个多模块的复杂工程。

“实现AR cloud需要强大财力和技术实力支撑,大概率是大厂游戏,最有可能是苹果、谷歌和微软这三家公司。”

“实现AR cloud需要强大财力和技术实力支撑,大概率是大厂游戏,最有可能是苹果、谷歌和微软这三家公司。”

苹果推出的ARkit 2.0提供了多人互动能力,WWDC2018演示的LEGO就可以通过3D对象检测,让实体乐高模型直接生成AR游戏平台,支持多人实时共玩。

谷歌则在AR core里引入了Cloud Anchor功能,通过采集视觉特征锚点,进行云端存储然后生成独立ID,云端锚点扫描ID则能实现跨设备、多人共享。

基于这一能力,谷歌也发布了一款实验性产品Just a line,用户可以通过扫描同一物体进行设备链接,共享空间、内容,多人协同进行艺术创作。

之前提到,AR cloud包含多个模块,且在技术发展尚不明朗的时期,即便是大厂也要在每个模块上逐一突破,这也为创业公司提供了机会。

在各个模块中,“创建多人交互的共享AR体验”是创业公司的首选切入点,以Google Venture参投的Blue Vision Lab和Ubiquity 6为例,这两者都在尝试赋予AR社交互联属性。

Blue Vision致力创建“可共享的、可持续的AR程序”,基于云视觉能力、高精3D城市地图推出同名App,可以支持多用户同时使用AR,但目前还只能在伦敦、旧金山和纽约使用;Ubiquity 6则主要提供SDK,支持共享、多人共同编辑线下世界,今年也在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进行了公开测试。

Blue Vision Lab支持共享真实空间,并在AR世界里多人实时互动,赋予AR社交属性

无论是华为发布了《迎接未来Cloud VR/AR白皮书》,还是创业公司亮风台2016年推出AR云平台,看上去都还是解决储存、传输问题的普通云服务,并未触及感知、互联层面的事情。

单做硬件,则会过于碎片化,且容易受到苹果、微软、小米等大厂冲击;单做上层应用,基于现有ARKit、ARCore,场景结合限制多,只能做成展示层面的feature或者营销工具,难具备规模化和可拓展性。

放眼国内AR创业, 悉见、亮亮视野、Oglass等针对B端场景布局硬件整机;奥本未来在着力上层应用,基于不同行业、场景提供AR/MR应用解决方案;还有叠境等公司专注3D重建,从内容提供端切入。

面向未来,AR 需要硬件、软件、云共建生态,谁来补足AR Cloud这个缺口,又会从哪个模块切入?我们拭目以待。